实习日志

其实这是篇实习日志。本以为忧虑的会是专业知识的匮乏,谁知道首先是被应付各种陕西话而打败。没学会方言无所谓,听也听不懂,如此看来,四年太挺憋屈的。遇到此类问题的对策我能想到的只有哼哈答应,然后再慢慢思考个中含义。同样让人头疼的是记住各种师傅的名字,尽管一般只道姓不记名,也费了我好一番功夫,但还不知道记[……]

Read more

Continue Reading
Close Menu